忆乡

道恒项目研发中心 熊建兰 我的家乡是在江南的一个小村庄,记忆中的村庄,有着明镜纯粹的蓝天,油彩般绚烂的花海,宁静的丛林、清澈的渠水、低喃的鸟鸣和朴实善良的人们,它像极了诗中的田园,在雾气迷蒙中演绎着仙侣的故事,斜斜的日光轻洒,便是悠然游然。

家乡的春,万物复苏,生机勃勃。在春风的轻抚下,小草绿了,遍地的野花开了,树木枝头悄悄冒出了小小的花骨朵,田间地头种的油菜也开出了金灿灿的花儿,引来众多小精灵在花海翩翩起舞,到处都能看到它们忙碌的影子。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家乡的人们也开始了一年的劳作,在美好的季节,种下心中美好的愿望,在阳光的哺育下,长出希望的雏苗。

家乡的夏,遍地都是绿的稻,绿的树,绿的丛林。偶然见些池塘,也都有粗大的荷叶与细小的菱叶浮泛在水面,夏末时,池塘的荷叶就像是一把展开的雨伞高高耸立,荷花也争相开放,美丽极了。幼时外出玩耍遇见雨天没带伞,随手掐一柄荷叶当雨伞撑着和小伙伴一路嬉闹。一起到丛林里逮昆虫,粘知了,水溪里钓鱼、摸蟹。如果你想游泳,那随时可以往河里一跳,在河面上迸水花、打水仗,睁开眼睛扎猛子、捉迷藏……那清凉的河水简直可以使你忘掉世界上的一切。夜晚也是迷人的,如果你步入田野,天上是皎月明星,地下是蛙鼓一片。有趣的,还是扣萤火虫,朦胧的夜色中,一盏盏绿色的灯,悄没声息地在溪上草间飞来飞去,这盏灯熄了,那盏灯又亮了,放眼望去,闪闪烁烁,与那满天的繁星混为一体。

家乡的秋,田野里的景色当然是首屈一指,一片黄澄澄的稻田,每个稻穗上,都长满了一颗颗饱满的稻粒。那沉甸甸的稻谷,像一串串金黄的珍珠,压得稻秆直不起腰来。细长的稻草叶,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一阵风吹来,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清香夹杂着稻香扑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被风掀起的一层层稻浪有条不紊的摇摆,着眼望去好看极了!人们在稻田里割稻谷,担着萝筐,拿着镰刀,三五成群,喜气洋洋,满面春风,兴高采烈地来到田野里,收割起他们自己的“胜利果实”。一眨眼,一块块黄灿灿的稻田就这样被收割完了,既轻松又快乐。一穗又一穗,一箩又一箩,人们扎着草垛像一座座金色的小宝塔,耸立在田野中。晒谷场上,谷子就像是一座座小山堆着。秋天的夜茭白的月光洒在地面上,村庄的孩子借着月光在谷场捉迷藏、玩游戏,坐在高高的谷堆上听大人讲故事、看星星,这一幕幕景象永远刻录脑海,无法忘怀。       

家乡的冬,雪姑娘踏着轻快的步伐来到了大地,她轻轻一吹,雪花如白蝴蝶一样翩翩起舞、优雅地悄然飘落,犹如仙女散花,柳絮一般洒落满地。房屋银装素裹,屋檐边的瓦片上结下一根根冰棍条。树上挂满了雪花,像披了一层白纱,本是光秃秃的树木,经过冰雪的覆盖,就像一根根晶亮的枝条鹅毛般的雪花飘落大地,呼啸的寒风拍打着孩子们稚嫩的脸颊,但也阻止不了大家对这美景的喜爱,迫不及待邀着小伙伴一起外出打雪仗、堆雪人,笑得不亦乐乎。冬是四季中最圣洁,最美丽的。俗话说得好“瑞雪兆丰年”,田野上的麦苗如古典美人的眉,惹人怜爱。地里没有收获的白菜,像乡间清纯的少女,一袭绿裙,曼妙,妩媚,婷婷的立在冬日漠旷的田野。只是萝卜缨子长的朴茂,豪放,不怕冷似的,泼泼洒洒的。忙碌了一年的村民们拾捣好田间地头所用农具,忙着准备起年货了,杀年猪、腌腊肉、炒花生、煮瓜子、做爆米糖,忙的不亦乐乎。嘴馋的孩子们最喜欢这个时节了,在大人们忙碌的身影间钻来钻去,一会抓把瓜子吃吃,一会拿块刚出锅的米糖嚼嚼,别提有多幸福了。

家乡,一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那里有太多美好的回忆,乡村的美,美的真实,美得简单,美得动人。那样的美,那样的感动,将留于世间,留于我心,再不消逝。即便很少机会再踏入乡村的山山水水,走进乡村的流水人家,夜晚静坐城市高楼窗前的我,也可从那一阵阵微风中,嗅出熟悉的乡村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