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折返线保洁员4分50秒冲刺打扫6节车厢


春城地铁报讯 4分43秒、4分44秒、4分45秒……4分50秒,皮成玉终于打扫完了这趟列车,在列车停靠站台的同时拿着拖把、撮箕和保洁袋从车厢里出来,时间刚刚好。

听上去,这是不是有点像一个赛车手?但皮成玉只是一个在昆明地铁工作了8个月的地铁保洁员,她的目标是:列车从二号线终点站北部汽车站清客时进入列车开始打扫,一个折返线的时间要打扫干净一趟列车。

扎着马步抹座椅

列车开动也能顺利清扫车厢

尽管昆明市《城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中没有明确规定地铁车厢不得饮食,但细心的乘客会发现车厢内都贴有禁止饮食的图标,却仍然有许多乘客视而不见。我们都知道在地铁车厢里吃零食不违法不违规,但却不符合公共场所道德规范。先不说吃东西的气味会影响其他乘客,如果你们知道地铁保洁员的付出,或许车厢里的垃圾就会少了。

春城地铁报记者 李薇

列车进站时皮成玉早早的就拿好了她的装备站在列车端头的屏蔽门前等候着,装备包括一支拖把、一个撮箕、一个挂在撮箕上的保洁袋,而保洁袋里则装着一瓶“万能药水”,一幅手套、几个塑料袋和一把小铲子。皮成玉告诉小铁手套是洗拖把时用的,小铲子是铲地上的口香糖用的,万能药水是应对车厢里一些实在难以清洗的污渍的,而塑料袋则是为了装一些乘客在列车上丢弃的大件垃圾,“比如有些乘客吃完米线后把盒子放在座位底下”皮成玉说。

皮成玉今年40多岁了,她说地铁保洁工作很辛苦,因此员工流动性很高,有的人撑不到一个礼拜就走了。正说着话,列车已经停稳,门才开,皮成玉就利索的进入车厢,“眼观四路”开始搜索着地上和凳子上的垃圾,拖把灵活的当扫把使用,见到污渍时便用力地来回拖几下。座椅上细小的垃圾便用抹布抹到撮箕里,在完成这个动作时,皮成玉把拖把夹在右手手臂与脚之间,左手提起撮箕接住座椅上抹下来的垃圾,这时列车已经开动,整个抹椅子的过程中,皮成玉几乎是“扎着马步”完成的。不知道是不是又有乘客放任孩子穿着鞋在座椅上踩踏了,有一条椅子整条都是小脚印,皮成玉只好从头抹到尾。

早上九点的列车还不算太脏,但尽管这样,皮成玉走完6节车厢时仍然停下来17次,或清洁地上的垃圾或抹着椅子。想要在开动着的列车上行走对平衡感稍差一点的人来说都有一定的难度,更别提打扫卫生了,小铁光是跟着皮成玉拍照记录就有一点点头晕。但只见她娴熟而快速地完成着一系列动作。拖地时怕撮箕翻倒,她便用一只脚的脚后跟踩着,另一只脚保持平衡,“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方法”,皮成玉笑着说。清洁完118米长的6节车厢,她用了4分50秒,期间,她还清理了一处满是碎饼干渣地方。

每个保洁员一天清扫100多趟列车

最怕的是座椅上有血迹

“下午四点以后,列车就比较脏了”,皮成玉说,但他们的工作要求是在5分钟内完成列车折返时的所有清洁工作,“有时候列车比较脏,比如下雨天,五分钟内就没办法完成,只好再坐一个站,这是比较特殊的情况。”不过,下雨天的地面比较脏工作量大却比不上一些更为特殊的情况。皮成玉形容,自己最怕打翻的饮料,因为列车的运行液体会流一地,再被乘客踩来踩去,就会很难清洗。还有车厢里的口香糖、呕吐物、孩子的大小便、甚至是泼洒的早点……都让人头疼,不过,最令小铁没想到的还是座位上的血渍,“有时候有些女性乘客可能自己也不知道,经常会在座椅上留下血迹,大大小小都有”,如果不是皮成玉说,小铁万万没想到还有这一类清洁难题。至于瓜子壳、果皮、膨化食品包装等在地铁保洁员眼里都成了有“品相”的垃圾。

每天地铁运营前,地铁里的保洁员就已经到岗开始他们一天的工作了,而每天的昆明地铁有315趟列车来回运行,运营结束后他们才能离开岗位。每天有3名保洁员轮流清洁车厢,每人清洁3趟换一次岗,如果按照每趟5分钟的清洁时间来算,他们每人每天就要清扫100多趟地铁车厢。

在此,小铁也向各位乘客呼吁:为了让我们的公共乘车环境更加优美和舒适,也为了保洁员不再那么辛苦,请不要在地铁上饮食、乱丢垃圾,也请各位带孩子的家长乘车时随身携带塑料袋或空矿泉水瓶,以备不时之需。如果哪天出门时发现下雨了,请带上一个塑料袋,进站时装起雨具。